不一樣的校長_台東新興國小鄭漢文校長



TVBS 2009/5/17 一步一腳印 發現新台灣 不一樣的校長

此段影片第五分鐘起才是鄭漢文校長

台東縣新興國小,只有96個孩子,鄭漢文校長認得每個學生,他待過的每所學校,也都像這樣小小的,學生以原住民居多;學生家長們,都有著相似的困難,學校外的北里村,還沒有衛生所,200多個大人,只有1人有固定工作。

家長們常常因失業而發愁,在一般人眼光中,鄭校長總是去到條件不好的小學校,但他不但不這麼想,反而覺得,原住民朋友教他很多事。

新興國小校長鄭漢文:「我從來沒有覺得哪個地方,是很Rich或Poor,其實應該都是有不同,有不同的面相,值得我去學習。」

校園裡每棵樹,他都叫得出名字,還知道排灣族神話中,榕樹、笳冬不能砍,這都是過去,學生家長們教他的;自己是台東長大的漢人,鄭漢文一直很欽佩原住民們,收穫共享,尊敬自然的精神。

但過去,原住民們與天地和平共存,順應時季打獵,很自然,今天沒固定工作,就被看不起,生活也有問題,校長很心疼。鄭漢文:「我們最想要是回復人的價值,人在面對現代或資本主義下,有時候被分工了,被分工成,你只是釘版,你只是綁鋼筋,或者是你只是車布邊,你只是縫這個布的袋子的某一部份,人被碎裂了,把自己的能力限縮到,以為我只是能夠做大環節裡頭的一個小釘子。」

鄭漢文清楚看到,家長不快樂,孩子就不安心,當父母心情頹喪,孩子們其實都會感受到。鄭漢文:「所以我會跟父母說,其實你們是孩子第一個老師。」

是老師,就該在言行態度上受到肯定,甚至自我肯定;新興國小被選為永續校園示範校,教育部補助2百萬,讓學校有了風力發電設備和太陽能電板,但這不能解決孩子們家裡的問題,爸媽不快樂,孩子就不能安心學習。

鄭漢文:「啊,所以人不是說,我給你補助金或是什麼,不是,真正做到是人的價值有沒有出現。」

但沒多少經費,能做什麼呢?鄭漢文需要,家長們的合作意願;撿漂流木,不要錢,讓學生家長來上短期木工課,也只要幾百元,天氣不好,宋魯魁不能上山打工,鄭校長說,來上木工課,一週也好。

木工坊宋魯魁:「就一直做下去就沒有停止了。」記者:「為什麼,是喜歡做還是?」宋魯魁:「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啟發到,我自己一點點的天份而已吧,就這樣一直做下去,啊山上的工作也不做了。」記者:「不做了,專門做這個?」宋魯魁:「嗯呀,我的老闆在那邊罵我了。」

發現自己的天份,有了成就感,原來的工作再也留不住宋魯魁;漂流木先烤15天,再陰乾,才能雕刻,每根長得都不一樣,每件產品也獨一無二,宋魯魁現在是訂單趕不完的木工師傅,捨不得賣的作品,還刻上簽名。

鄭漢文:「讓這些看起來無用的木材,重新找到它的生命,而這些木材也許本來就有瑕疵破洞,就像每一個人的過程一樣,都會有,生命裡都會有比較坎坷的部份。」

暫時把過去的坎坷丟開,幾個爸爸們找到工作,回到家鄉,但家裡只有一份收入,總是不太夠,校長還注意到小村的媽媽們;小村的媽媽們,也沒什麼安全感,男人不在家,她們要照顧家人,無法出外工作,就沒有額外收入,鄭漢文:「但是事實上,她們都在找工作。」記者:「可是這邊工作機會不太好拿?」鄭漢文:「有時候看起來,她們都好像不工作,其實不是她們不工作,一直在等工作,有時候會聚在一起,看看哪裡有什麼(零工)消息。」

鄭惠玲是家政科畢業,卻只能做驗布員,又被裁員。鄭惠玲:「就是整天對著機器驗布這樣,比較沒有那種可以發揮,就是比較沒有那種可用頭腦的啦。」

校長當然沒有額外的經費,不過他有布商朋友,定期要淘汰樣品布,不要錢的布,也拿來變花樣,請村裡的媽媽們設計,繡上排灣族傳統圖騰。葉淑霞:「這個圖騰代表螞蟻,然後這上面這是老鷹的羽毛。」記者:「那是什麼意思呢?」葉淑霞:「這整個圖形在呈現,說就是你要跟螞蟻一樣團結,然後也跟老鷹一樣,英勇的精神,這樣。」

現在可以把自己設計的花樣,做出來賣,限量手工生產,過去是女工,現在有作品,十字繡的手作痕跡,個個獨特,為家人生活努力,心情大不同。葉淑霞:「經濟不能說完全仰賴這邊,可是至少不無小補啦,比如說以一般婦女,因為如果你都在家只顧小孩的話,那可能就是一直花費吧。」

每個人賺1千元,要扣1百元當共同的材料費,鄭校長說,原住民群我觀念很強,很多事情需要分享,分享利潤,大家一起工作,也分享心情。記者:「出去工作爸媽不放心?」曾渟雯:「對啊,然後我也覺得說,既然這邊,自己家鄉有工作,就在這邊,留在這邊了。」

把孩子的爸媽留在村裡,鄭漢文還想把動物們找回來;排灣族神話中,鷹與蛇都很重要,現在附近蓋工廠,田裡水源都不夠,環境汙染,生態系破壞流失,動物數量都減少了,用不完的,只剩下生活廢水。

但是,生活廢水富含氮磷鉀,對植物很有用,植物長起來,也許動物也會回來,鄭漢文決定把臭水溝,接進校園。鄭漢文:「我們把水接進去的時候,高興了一個禮拜,水很乾淨,可是第七天就有一個穿制服的人,穿著自來水公司的制服。」

記者:「等一下,校長等一下,這很妙。」鄭漢文:「這個就是排水溝,那個自來水溝,我們把人家挖斷了,賠人家2萬元,哈哈,賠了2萬元,其實第一個月最可憐,第一個月是那個蓄水池,那邊的水就開始,蚊子去產卵,很多孑孓。」

夢想中,不花錢的生態池,剛開始時像場惡夢,大自然要求人類付出耐性。鄭漢文:「當然就會呈現我們自己的笨,啊,怎麼那麼笨把髒水引進來?」記者:「那個時候心裡怎麼想?」鄭漢文:「啊,只好很難過地在那邊,走來走去啊,哈哈,就一直看一直看,(想著)啊,要不要把水堵掉。」

還好原住民老人們傳授過經驗,還好鄭漢文堅持下去,沒有堵水溝,第三個月,,紅蟲、福壽螺來了,然後引來吃蟲的蝌蚪,牠們長成了很吵的小青蛙,蛇也跟著來,順便解決了廚房鼠患。

生態池週圍,真的越來越熱鬧,最後,有人看見老鷹短暫停留。鄭漢文:「只有頭目可以擁有雄鷹的羽飾,那這種雄鷹,這種最大型的猛禽,其實是扮演一種文化關鍵物種的角色,當牠在,這個社區是健康的。」

原住民的文化,與自然息息相關,多年來,鄭漢文向學生家長們,學到對天地的敬畏,學到耐心等待5年多,肥水不落外人田,不花錢,打造了小小生態系,生態池的變化,展現大自然的力量,也提醒人類,該更加謙卑。

鄭漢文:「自我縮小,其實才容易滿足,人心太大,其實不容易獲得一種真正穩定的力量。」

爸媽安心了,動物回來了,鄭校長還想把年輕人,也留在台東,教英文的林老師是台東人,下課有空,還要操作割草機。新興國小老師林彥岑:「平常就是,如果哪裡草長了,我們就牽到哪裡,這樣子,剛開始這不用電的割草機,還很可愛,不過長大就兇了。」記者:「所以這除草機不好用了?」林彥岑:「這隻公的比較難控制一點。」記者:「你被牠撞過?」林彥岑:「我被撞過,對啊,(牠)很兇,因為…。」記者:「牠現在看我的眼神好像不大友善?」林彥岑:「對,牠真的很兇。」

跟動物相處,是現代人需要,重新拾回的本事,羊現在被綁在校園一角,因為小朋友正在種豆苗菜苗,怕牠偷吃呢。新興國小同學:「啊,這個是洋蔥,這個是也是他們的吧,這個四季豆。」

灌溉豆苗的水,也不用花錢,去年8月起,灌溉或沖洗,學校就沒用過自來水,屋頂邊的集雨溝收集雨水,順著水管流到水塔。新興國小校長鄭漢文:「我(水塔)就做在3樓,其實2樓、1樓的廁所,就可不用電,能把水再抽上去。」記者:「就是自然位能,反正也只是拿來沖水?」鄭漢文:「對對,我們希望的是自然位能被高度利用。」

就這樣,高低不平的校地與校舍,從缺點變成優勢,校長說只是生活經驗拿來用,一個月就省水費2千多元。新興國小校長鄭漢文:「其實我們最重要的是讓水用得合理,沖廁所的時候按下去,你知道是雨水,你在按的時候那個心情,覺得沒有浪費,而且沖得很愉快。」

主任:「各位同學。」小朋友:「有!」主任:「這個誰的?沒有人(的)。」小朋友:「壞掉呢?」主任:「哪有壞掉的,喔。」小朋友:「老師在哪?」主任:「這邊有寫這個,5110的這個,那個游國樑的。」

孩子開始有了笑容,因為爸媽高興了,不過我們突然發現一件事,從頭到尾,校長沒提過成績,本來,人生中就有很多事比成績更重要的事,值得去學。

鄭漢文:「對啊,其實這是一種…就是每次大家都會看到菸酒,對不同族群,尤其對原住民的看待就是,哎呀,他們就是愛抽菸、愛喝酒,大部分就是看到這個,可是他本質裡面很多,很美的東西在。」

雖然校長不是媒體大亨,校長也不是里長,但他堅持在他的「管區」內,對這小小的校園努力。鄭漢文:「就是在媒體上,如果能夠去多看一個族群的美,那種過去集體的污名,或許慢慢的(消除),因為孩子每天也在看媒體,被薰染出來,啊,我們的族群還不錯呢,被肯定呢。」

不花大錢,也可以愛你的土地,也可以讓很多人找回內心的愉快。
引自
http://www.tvbs.com.tw/tvshow/new_taiwan/ShowContent1.asp?cde=20090607180958

沒有留言 :